寵物被害能否要求精神賠償?


寵物被害能否要求精神賠償?

  近年來由於少子化的影響,許多人養寵物替代養小孩,寵物陪伴人們生活風氣興盛,繼之而起也發生許多糾紛,例如:寵物醫療過程中因醫療疏失死亡、寵物發生車禍死亡、寵物遭人虐死等,寵物主人(所有人)除了寵物本身價值的財產損害外,能否請求精神慰撫金(俗稱精神賠償)?

相關文章連結:江湖人稱 肖像權 與人格權究竟有何關係?

一、何謂精神慰撫金

        損害,民法體系裡分為兩種,侵害權利會發生「財產上損害」及「非財產上損害」, 財產上損害透過損害填補原則,得以回復權利原本的市價,而比較非財產上損害,則係權利遭到侵害而使人精神上感到痛苦,所支付之相當數額之金錢,旨在填補被害人所受之損害及慰撫其痛苦 ,故又稱為「精神慰撫金」或「精神賠償」。

二、我國民法請求精神慰撫金的依據

(一)基本規定

第18條 (人格權之保護)

「人格權受侵害時,得請求法院除去其侵害;有受侵害之虞時,得請求防止之。前項情形,以法律有特別規定者為限,得請求損害賠償或慰撫金。」
從第2項規定可知,請求精神慰撫金的情況僅在侵害人格權且法律有特別規定時,才有發生。

(二)列舉規定

民法規定能請求精神慰撫金的條文有哪些呢?

(1)第194條 (侵害生命權之非財產上損害賠償)

不法侵害他人致死者,被害人之父、母、子、女及配偶,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

(2)第195條 (侵害身體健康名譽或自由之非財產上損害賠償)

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

前項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以金額賠償之請求權已依契約承諾,或已起訴者,不在此限。

前二項規定,於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

(3)第227-1條 (債務不履行侵害人格權之賠償)

債務人因債務不履行,致債權人之人格權受侵害者,準用第一百九十二條至第一百九十五條及第一百九十七條之規定,負損害賠償責任。

(4)第977條 (解除婚約之賠償)

依前條之規定,婚約解除時,無過失之一方,得向有過失之他方,請求賠償其因此所受之損害。

前項情形,雖非財產上之損害,受害人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

前項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已依契約承諾,或已起訴者,不在此限。

(5)第979條 (違反婚約之損害賠償)

前條情形,雖非財產上之損害,受害人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但以受害人無過失者為限。

前項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已依契約承諾或已起訴者,不在此限。

(6)第999條 (婚姻無效或撤銷之損害賠償)

當事人之一方,因結婚無效或被撤銷而受有損害者,得向他方請求賠償。但他方無過失者,不在此限。

前項情形,雖非財產上之損害,受害人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但以受害人無過失者為限。

前項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已依契約承諾或已起訴者,不在此限。

(7)第1056條 (損害賠償)

夫妻之一方,因判決離婚而受有損害者,得向有過失之他方,請求賠償。

前項情形,雖非財產上之損害,受害人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但以受害人無過失者為限。

前項請求權,不得讓與或繼承。但已依契約承諾或已起訴者,不在此限。

(三)最高法院經典裁判對於精神慰撫金的見解(76年度台上字第2550號判決)

按受精神之損害得請求賠償者,以法律有明文規定者為限,如民法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一百九十四條、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九百七十九條、第九百九十九條等是。查被上訴人聲請查封上述抵押物,縱其執行名義嗣後經抗告法院裁定予以廢棄確定,除上訴人受有財產上損害,可依法請求賠償外,要不得據以請求被上訴人賠償非財產上損害(本院50年台上字第1114號判例參照)。

三、寵物在我國法體系屬於「權利主體」或「權利客體」?

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消上易字第8號判決針對動物在民法體系作了以下闡釋:『

我國民法總則第二、三章分別係關於人及物之規定,其中第二章人又區分第一節「自然人」及第二節「法人」,可知我國民法採取權利主體、權利客體二元論,認為僅有「自然人」及法律上擬制具有法人格之「法人」為權利主體,其餘「動產」及「不動產」則均屬「物」(參民法第66條、第67條)

立法者尚未立法承認動物為權利主體,或允許動物得以自己名義,由飼主或類似監護人之法定代理人代為提起訴訟之情形下,實難違背立法者明顯可見之意旨,遽認動物為民法上之權利主體,否則即有可能僭越立法者之權限,而有違反權力分立之虞。

由上判決理由可知立法者認為動物在我國法律體系中屬於「物」,為「權利客體」,並非權利主體,前開列舉的精神慰撫金請求的要件,即權利主體之「自然人」的「人格權」或「身分權」遭受侵害,故動物被害或被侵權,目前在我國尚不能請求精神慰撫金。但臺灣高法等法院106年度消上易字第8號判決在此個案有突破性見解,認為侵害寵物行為,應採「肯定說」,類推適用民法侵害人格權之相關規定。但多數的實務見解如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07年度小上字第98號即採「否定說」,以下分別看看兩個判決的理由。

四、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消上易字第8號判決採肯定說,類推侵害飼主人格權的精神損害賠償

注意!這個判決只是個案見解,沒有拘束其他法院的效力喔!

(一)動物應為介於「人」與「物」間之「獨立生命體」

本院考量動物(尤其是寵物)與人所具有之情感上密切關係,有時已近似於家人間之伴侶關係,若將動物定位為「物」,將使他人對動物之侵害,被視為只是對飼主「財產上所有權」之侵害,依我國目前侵權行為體系架構,飼主於動物受侵害死亡時,僅得請求價值利益,無法請求完整利益,亦無法請求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或殯葬費,此不僅與目前社會觀念不符,且可能變相鼓勵大眾漠視動物之生命及不尊重保護動物,故本院認為在現行法未明確將動物定位為物之情形下,應認「動物」非物,而是介於「人」與「物」之間的「獨立生命體」。

又按動物保護法之動物係指犬、貓及其他人為飼養或管領之脊椎動物,包括經濟動物、實驗動物、寵物及其他動物;寵物係指犬、貓及其他供玩賞、伴侶之目的而飼養或管領之動物;飼主係指動物之所有人或實際管領動物之人;動物保護法第3條第1、5、6款規定甚明。是動物雖為獨立之生命體,但依照其屬性及請求權利之不同,在現行民法架構下應適用或類推適用之規定,即有所不同。例如寵物雖與人具有伴侶關係,但依照前開動物保護法之規定,寵物仍屬於人所有,而類似於財產之概念,故關於寵物所有權之移轉,即應適用有關財產移轉之規定,惟針對加害人侵害寵物之行為,飼主則得依其性質類推適用民法侵權行為之相關規定。

(二)類推適用侵害飼主人格權,得請求精神慰撫金

關於動物在民法上之定位,係介於人與物之間之「獨立生命體」,已詳如前述,故當他人侵害寵物所有人對於寵物之所有權時,無論寵物係受傷或死亡,寵物所有人所得請求之金額均不限於寵物市價之價值利益,而應包括回復寵物之完整利益,並得請求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

五、實務採否定說典型的理由(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07年度小上字第98號)

注意!這個判決見解,為目前實務通說!

(一)寵物與人之間非「人格權」延伸 

查,被上訴人係主張其與寵物狗間所生之情感(即親密關係)遭受侵害,依此可知被上訴人係主張其與寵物狗間之「身分法益」遭受侵害,蓋人格權係以人格為內容之權利,此非屬被上訴人自身人格權受到侵害,是被上訴人主張其與寵物狗間之親密關係之「人格法益」受到侵害,即屬無據。

(二)寵物與人之間非「身分關係」

又被上訴人係主張其與寵物狗間之親密關係即「身分法益」遭受侵害,惟立法者既慮及對身分法益之保障不宜太過寬泛,特於民法第195條第3項擇取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且情節重大者,始得請求非財產上損害賠償,則被上訴人以其與寵物狗間之身分法益遭受侵害為由,請求上訴人賠償被上訴人非財產上損害賠償,按前說明,於法即有未合,不應准許。

六、小結

侵害寵物生命、身體、健康權是否得請求精神慰撫金,目前僅有寥寥可數的案例承認,法院實務通說囿於立法者制訂精神慰撫金請求需法有明文且主體需為「人」的限制,以及法院需遵守「憲法權力分立原則」,不得逾越立法者權限的誡命下,否定侵害寵物時,飼主得請求精神慰撫金的規定。然,高等法院的判決無非係為新興生活找一條出路,但筆者認為,權利主體與權利客體體系涉及民法整體架構,若侵害寵物得請求精神慰撫金,仍以立法者修法或在動物保護法中明文規定符合民法對於非財產損害請求的原則,較為妥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