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權勢性交與強制性交之區別

外勞A女受雇於甲,工作內容為照顧甲之母親,甲之哥哥乙藉由探視母親時利用機會要求與A女性交,A女為保工作不敢拒絕。

爭點

(一)被告乙與被害人A女是否具有形式或實質僱傭關係?

(二)被害人A女因僱傭關係不敢拒絕性交之瑕疵,屬於違反意願(刑法第221條)或仍有衡量利害之空間(刑法第228條)?

最高法院判決意旨

1️⃣刑法第二百二十八條第一項之利用權勢性交罪定義

  係因行為人與被害人間具有親屬、監護、教養、教育、訓練、救濟、醫療、公務、業務或其他相類似之關係,而利用此權勢或機會而為性交,被害人在外觀形式上,雖同意該性交行為,而與合意性交相似,但其之所以同意,無非礙於上揭服從與監督之關係而隱忍曲從,性自主意思決定仍受一定程度之壓抑,故與合意性交仍有分別;且該犯罪之成立,不以行為人在行為時告知或強調此種關係之存在,當下迫使被害人不敢反抗為要件,只要該權勢、機會客觀存在,主觀上被害人因此認知而壓抑其性自主意志,即足當之。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1542號判決意旨參照】

2️⃣被害人與被告間是否必須有形式上之僱傭關係?或有實質監督關係即足?

  因業務關係受自己監督之人,利用權勢而為性交之罪,並不以行為人與被害人間有形式上之業務關係為限,尚包括利用相類關係而對實質上受其監督之人之權勢所犯者在內,此觀該規定構成要件至明。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331號判決意旨參照】

3️⃣被害人外觀上是否有拒絕意思?被害人是否有衡量利害之空間?(與強制性交之區別

  行為人利用被害人身處受其監督之不對稱關係中之劣勢地位,縱形式上未違背被害人意願,甚而未經被害人明示反對,對被害人實行性交行為,被害人亦因居於劣勢地位,迫於行為人之權勢而不得不從,則被害人未反對性交之意思形成與決定仍受到壓抑,存有瑕疵,仍屬刑法第228條第1項規定所獨立列為性侵害犯罪類型明文處罰之行為。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33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有此身分關係之行為人對於被害人為性交之行為,究竟該當於強制性交罪名,抑或是利用權勢或機會性交罪名,端視被害人是否尚能有衡量利害之空間為斷。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49號判決意旨參照】

4️⃣白話文說法

  被害人A女與被告乙之間因A女受雇於乙之哥哥甲,事實上乙仍具有實質監督、上下服從關係之影響力,A女在一般觀念觀察下為處於劣勢地位,在乙明示或默示要求性交下為保工作之意識衡量利害下,不敢拒絕,此時A女的性自主意識遭到壓抑,即有瑕疵,被告乙該當利用權勢性交罪。

—————————————–

刑法第221條
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刑法第228條
對於因親屬、監護、教養、教育、訓練、救濟、醫療、公務、業務或其他相類關係受自己監督、扶助、照護之人,利用權勢或機會為性交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因前項情形而為猥褻之行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項之未遂犯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