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經同意騎走他人租用之共享單車,構成竊盜?

共享單車強調便利性,但近來有人趁租用人不注意時將單車騎走,是否構成竊盜罪法院見解不一,讓我們來一窺究竟吧!

「偷騎」共享單車 算不算竊盜?

【法條依據及實務見解】

刑法第320條 (普通竊盜罪、竊佔罪)
  •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不動產者,依前項之規定處斷。
  •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一、使用竊盜不構成竊盜之法院見解

臺北地院105年度易字第545號判決部分理由:

被告雖後於警詢及偵查中曾坦認其竊取上開公共自行車,然無非係為警究辦後基於減輕罪責之目的所為之自白陳述,尚難憑此認被告有何欲以買賣、處分等方式據上開公共自行車為所有之行為。況上開編號A02484號公共自行車已清楚標明「U-bike」等字樣,且人人皆可從此統一規格之黃色車體外觀得知係臺北市政府所有等節,乃眾所周知之事項,並有查獲照片存卷可考(見105偵10606卷第14頁),依被告逕從路旁騎乘使用上開公共自行車,並無任何遮掩或騎往偏徑小路之舉,衡情亦可推認其無竊盜意圖,即便因非租借之本人依規定不算有效歸還,縱被告逕將之棄置路邊,亦無法證明其有不法所有意圖。

臺灣高等法院105年度上易字第1936號判決部分理由:

被告供稱伊騎走上開U-BIKE自行車之目的,僅係想騎至萬華西藏路附近,再還回西藏路之U-BIKE站停放等語,並非全然無據,尚難認被告係基於「占為己有」及「排斥所有」之取得意圖,佐以被告係逕自路旁騎乘前述未上鎖之U-BIKE僅3分鐘路程即遭警攔查,客觀上亦難認被告自始即有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復查無其他客觀事實諸如被告將上開U-BIKE自行車藏匿、或改造、處分等為攸關權義或處分之行為等得以表徵被告主觀上為竊盜意念之遂行性及確實性;而客觀上未持有悠遊卡等電子票證仍得歸還承租之U-BIKE自行車,亦不足認定被告並無返還上開U-BIKE自行車之真意,揆諸首開判決意旨,尚非可遽以竊盜罪相繩。

二、未經同意騎走UBIKE並非使用竊盜構成竊盜之法院見解:

臺灣高等法院104年度上易字第2119號部分理由:

依監視錄影畫面,被告當天側背公事包,行竊地點為臺北市中山區松江路即臺北市中山區行政中心前,被告既然能借閱書籍,並在騎車之初,有意承租公用自行車,則其精神狀況應無異常;再據卷附之Google地圖,被告下手行竊UBIKE之地點,距其住處相隔約6.5公里(本院卷第37頁),被告於車水馬龍之台北市區,猶能騎自行車達半小時之久,而未發生任何碰撞或意外,則被告當時並無受思覺失調症之影響,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

【分析】

有關UBIKE之租用方式及返還方式均有固定模式下,未經租用人同意而取走之行為究竟有沒有不法所有之意圖,端看行為人騎走後有無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下長達多日,如有可證行為人並無歸還意圖,亦無任意放置讓租用人或UBIKE公司發現取回之機會,當然有不法所有意圖。反之,如行為人單純騎乘至目的地後隨意棄置,則可認定並無不法所有之意圖從而不構成竊盜罪,但該行為仍構成民事侵權行為及不當得利,應賠償損害及不當得利予租用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