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法律漏洞!無法安全駕駛不是只有酒駕

一般民眾認為公共危險罪之肇事直觀印象為酒駕,其實除了飲酒之外,其他類似如行為吸毒、藥物等行為也會無法安全駕駛而造成憾事,臺中日前發生一件警方抓到駕駛吸毒仍開車上路之「吸毒開車」案例,但臺中高分院判無罪到底是為什麼呢?癥結點在我國刑法針對酒駕與毒駕之構成要件並不完全相同:

  • 酒駕之構成要件:

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零點零五以上。

(解說)採抽象危險犯立法,只要酒精濃度達以上標準即認定酒醉駕車有公共危險。

  • 毒駕之構成要件:

服用毒品、麻醉藥品或其他相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駛。

(解說)而服用毒品後駕車之構成要件並非以濃度計算,而是以是否達到「不能安全駕駛」之程度來判斷(立法採具體危險犯),換句話說,如果要抓毒駕,除了先要有吸毒開車行為,尚須有補強證據認定有無法安全駕駛之情形,例如:無法通過平衡測試、無法辨識交通號誌等證據,案例中之高姓男子雖因毒駕,但檢警無法證明高姓男子毒駕且有不能安全駕駛之證據,故判決無罪。

當然,說到這裡民眾一定覺得不合理,但畢竟我國刑法採罪刑法定原則,且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161條規定負有實質之舉證責任,如無法充分舉證高姓男子無法安全駕駛,當然就無法滿足刑法第185-3條之構成要件,如立法者認為毒駕與酒駕應該相同處理,則應該透過立法方式修改吸毒之血液濃度,並且刪除致不能安全駕駛之要件,改採抽象危險犯立法,才能修補法律漏洞。

新聞連結:吸毒開車判無罪! 台中高分院指「警方蒐證不足」

參考法條:

【刑法】

第185-3條:

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二十萬元以下罰金:

一、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零點零五以上。

二、有前款以外之其他情事足認服用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駛。

三、服用毒品、麻醉藥品或其他相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駛。

因而致人於死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刑事訴訟法】

第161條 (檢察官之舉證責任)

  1. 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2. 法院於第一次審判期日前,認為檢察官指出之證明方法顯不足認定被告有成立犯罪之可能時,應以裁定定期通知檢察官補正;逾期未補正者,得以裁定駁回起訴。
  3. 駁回起訴之裁定已確定者,非有第二百六十條各款情形之一,不得對於同一案件再行起訴。

違反前項規定,再行起訴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